陈小鹰:三访桑植

2019-06-13 09:27:22 来源:陈小鹰

贺龙故居前合影
 
  端午小长假,回老家小住。应中学老师和几位同学相邀,结伴去了趟湘西的桑植县,在贺龙故乡游玩两日,真正的“红色之旅”。
贺龙纪念馆
 
  我老家澧县和桑植县是一衣带水的关系。桑植是澧水源头,澧县则是澧水下游,两地无论是语言、还是饮食、风俗习惯,都有许多相通的地方。贺龙在民国初年曾任我老家澧州的“镇守史〞,后来他和李达、任弼时、关向应、王震还在澧县闹过革命,带了几百澧县人参加了长征。为此,我们澧县人对贺龙、对桑植有着特殊的情感。
  这是我第三次到桑植。
 
  第一次去桑植是1986年的初春,其实是去邻县永顺的王村采访电影《芙蓉镇》摄制剧组,完成采访后特意去了桑植县洪家关,参观贺龙故居。王村后来因《芙蓉镇》电影的走红而易名为芙蓉镇了。
  和谢晋导演合影
  和刘晓庆合影
 
  第二次去桑植是翌年的5月,也是从永顺县过去的,其间80多公里的公共汽车路程可谓是险象环生,差点丢了小命。回来后发表了一篇特写:《“永桑〞公路历险记》。
 
  曾引起湘西土家族、苗族自治州对全湘西交通行业的大整顿。下面是报道原文:
 
  “永桑”公路历险记
 
  新华社记者陈小鹰
 
  5月12日清晨,湘西山区大雨滂沱,浓雾弥漫。上午7时,记者登上永顺开往桑植
 
  的客车,只见年轻司机猛踩油门,汽车呼啸驶出县城,在崇山峻岭中高速行驶,甩得旅客象拨浪鼓一样左摇右摆。人人都捏着一把汗:可别出事啊!
 
  一会儿,车底传出“呯”的一声巨响,车厢右侧顿时歪了下来,乘客们纷纷对司机大声疾呼:“快停车,快停车,后面车胎炸了!”但驾驶员置之不理,继续加大油门行驶着。
 
  在一小站,车胎终于换好,可挤上的乘客几乎塞满了车厢过道。记者清数了一下,
 
  近70人,只有49座的长途客车严重超员。有位当地乘客却说:“今天还算好的呢!”
 
  过了塔卧乡,坡陡弯多,大家心里更是忐忑不安。当车行至一山腰急弯处时,迎面突然过来一辆手扶拖拉机,由于客车司机没减速,也没鸣号,拖拉机躲闪不及,“啪”地撞扁了客车左前部。急刹车时,车厢右侧与路旁峭壁擦个正着。一位年轻的乘客气愤地说:“如果公路右边是悬崖,早就车毁人亡了。”司机则不慌不忙,下车向拖拉机手索取了10元钱的损失费。
 
  上午10时15分,汽车突然停在路中央,原来发动机又出了严重故障。此处是桑植与永顺交界处,前无村后无店,可把乘客们急坏了。驾驶员下了车,一不向乘客解释原因,二不采取任何措施,懒洋洋地斜倚着车头与一熟人交谈:“关我什么事,今天我是代班,跑桑植只有一块多钱的补助,真亏了。”完了还回头对女售票员说:“不急,转去我请客。〞
 
  无奈,我们只好冒雨下车,一睹这辆号码为38-16401客车的真面目:右尾灯没有,驾驶室门翘角,车身凹凸斑驳,一些座椅海绵被掏空,有的靠背仅剩下光光的铁圈,行李架也是七弯八拐的…
 
  半个钟头过去了,后面开来一辆车号为38-16407的客车,刚等司机开门,我们这辆车的乘客便蜂拥奔去。车门堵死了,人们便钻窗而入,车窗塞满了,便爬上车顶。在这场混战中,有人撞肿了头,有人划伤了手,一时间儿哭母喊,乱成一团,两部车的乘客挤在一起,计130多人。车厢地板、座凳、靠背上及车顶全是人。
 
  汽车摇摇晃晃地向山上爬行,发出闷雷般轰鸣,车底喷出粗浓的蓝烟,且走且停。路人见状无不瞠目结舌。
 
  经过6小时的折勝,汽车来到桑植县城,我们终于结束了这82公里的惊险旅程,悬在嗓子眼里的心才放下来。乘客们一下车,就纷纷对记者说:“永顺车站派出这样的汽车、这样的司机,简直是拿乘客的生命开玩笑!”
 
  据记者了解,这样的事情在湘西自治州并非少见。全州今年在头4个月的交通事故已达188起,死伤179人;其事故次数、死亡人数、经济损失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了23%、54%和57%。
 
  1987年5月30日
分享到: 0
关于我们 |  版权声明 |  联系我们 |  网站律师 |  广告服务 | 

主办单位:中广视线影视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384号-1 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公安局备案号:11010802013469号